A比的煤球

一介逗比
重度中二
画不来画
卑微文手
宅腐是个好东西吖
cp主张博爱 什么都嗑(杂食
主坑魔卡 文野 岛
其他很多乱七八糟什么坑都有跳

【旅行日记/6·26】千人之国

雷的长靴踩在沙地上,咯吱作响。


他们已经行进了一整个白天,地图上显示的村庄却迟迟没有出现。沙地中可以看到露出沙丘的的建筑屋顶的遗迹,显示着曾经繁荣的文明。很明显,这个村庄曾经存在过,却没有逃过荒败的命运。


他身边的短发女孩也面露些许疲惫。


事实上,他们没有在探索什么出路,也没有赶赴什么地方做着什么任务。17 岁,三年前的他们,创造了世界的奇迹。自由,和平,几年前的他们追求的东西,在二人不可思议的努力下,触手可及。当被问及是否要和家人一起留下来定居时,同样不可思议的默契,艾玛和雷看着对方,然后二人一起看向大家,艾玛张开双臂,告诉大家:


“我们要一起去旅行哦。就我们两个。”


探索新的世界,寻找更多自己能做到的事。


艾玛就这么不可思议啊。


话说,还真是累啊……


沙漠除了遗迹,贫瘠得令人头晕目眩。烈日炙烤着雷的头顶,蒸发着他的汗水。他联想到了沙滩上被铺开晒干的海鱼。可惜现在也没有海。


“那个建筑”身边橙色短发的女孩突然叫起来,“是不是地图上‘千人之村’的中心地?”


地平线上露出一个红色的建筑顶端。雷和艾玛加快了脚步。随着距离的推进,建筑的全貌一点一点露出地平线,从一个红色的尖顶,到许许多多巨石的顶端,到浮现出规则的几何形态——


地图上曾经存在过的村庄的中心,巨石的祭坛,赫然立在他们面前。


而令他们瞠目的并非壮观的巨石。


祭坛的另一边,分明是一个繁荣运作着的村庄。


哪里是沙漠,高大的建筑林立,远处是高耸入云的巨型植被。


环境和沙漠迥异。


地理位置,恰好是地图上‘千人之村’的另一半。


为什么那一半村庄就这么荒废了?


“太奇怪了,雷。”艾玛的长靴陷进黄沙,发出“嘎吱”的摩擦声。


“嗯。”


“过去看看吗?”


“走吧。”


两人朝着神秘的半村落走去。


*****


与正常的村落别无二致。


唯一的反常,只有鬼使神差般的一切二。


祭坛所在处,有许多身影聚集,似乎在举行祭祀活动。


雷和艾玛步入了村庄。


沙漠中的风声渐渐掺杂进了喧闹声。雷和艾玛从一桩高建筑后探出头,宽阔的街道上,形形色色的身影来来往往。


那些人形的身影,却超乎寻常得魁梧。并非记忆中尤格那样的健壮与高大,而是,非人类的身长,雷目测估计,每个人至少三米长左右。


就像鬼一样。


雷和艾玛看呆了。


“你们是谁?”


身后突然响起低沉的声音。


艾玛一惊,猛地回头,巨大的阴影挡在他们身前。他们缓缓抬头,艾玛的瞳孔骤然收缩。


“啊啊,不用那么紧张。”巨人徐徐开口。他巨大的脚走近,俯视着他们。他的面部沉浸在阴影中。如同审视。


“你们……”


雷吞了口唾沫。


“真是小啊……”


这体型差不是很显然的吗!


“你们是在干什么?”


“我们在旅行。”艾玛站正了回答。“这里是哪里?”


“这里?是千人之村。”


和地图上写的一样!


那么,为什么?


“跟我来吧,旅行的矮人。”巨人转过身去,沉重的脚步踏在地上,发出闷闷的声响。雷甚至怀疑这种脚步和大象一样能引发次声波。


“还没吃饭吧?”


巨人向村庄深处走去。


“那个……是人类吧?可以信任吧?”艾玛盯着巨人的背影,偏过头在雷的耳边问。


“先跟他去看看。如果可疑,再想办法脱身。”雷的目光同样驻于那位巨人。“我想确认,那些大块头,是真的没有对异类的戒备。”


“说不定,他们是像穆希卡和宋杰他们一样的人呢。”


“不要太过天真啊艾玛。”


他们试图随处看看,但很快,走上街道后,便被热情好客的巨人流推向了村庄最热闹的中心。


*****


巨大的食物拥了上来。


不如说,是热情的人们将各种各样当地美味的食物推到他们面前。


一切都是巨大的。他们认出了熟识的食物。堪比胳膊长的鸡腿,脑袋大小的番茄,还有,能淹没他们的沙拉……


当然,两个在当地算得上迷你版人类的青年吃不下那么多东西。感谢了当地人的款待后,雷说:


“作为谢礼,能不能让我为你们烧一顿晚餐呢?”


当地人把他们围起来抛举以回答这个请求。


将所有食物吃掉一角,雷和艾玛向众巨人再次道了谢。他们已经吃了整整3 小时,再也吃不下一口。得到在村庄四处看看的允许后,他们走出了居住区,前往山中。


路过最普通的灌木、杂草、蕈,对雷和艾玛的体型而言,可以说是穿梭在森林中。馒头大小的露水压弯宽阔的草叶片,缓缓下落。艾玛试图捧起那个大水球,水球稳稳当当被自己接住,没有破裂,只是如同粘稠的液体颤抖着。她面对着这颗水球,轻轻在表面吸了一口,与往常口感别无二致的水流入口腔,但水球的形状,依然没有较大改变。她端详着这颗水球,陷入思考。


“呐,雷,”艾玛皱着眉头,“这不是水能有的表面张力吧?”


“是的。这些都和村庄一样反常。而且,这不是唯一的反常。”雷查看着四下,“这里生物的机能运作,都比我们要缓慢。我们刚刚被抛举的时候,无论是被抛起,还是下落的速度,都明显慢于往常,却仍被抛到了如果以往常速度抛举能够到达的高度。可见许多物理系数,比如重力加速度,都和平时不一样了。”


雷拨开足以隐没他们的高草,走上山谷边的高地。对面横跨山谷约五百米处竖着一堵悬崖,同样生长着巨大的植物。他深吸一口气,屏住气息,随后用尽所有的肺活量,朝着那悬崖大吼一声——


“哦——咿——”


比想象更迟地得到回声。


“声波的传递速度也慢下来了。”


“这地方,不符合我们的物理认知。”艾玛做出总结。


“总之,先继续看看吧。我们总归会发现反常物理现象的原因。”


“嗯。”


两人继续探索不可思议的现象。回到村庄,已经快要天黑了。


*****


“好——好——吃——”巨人用他们那充满欣喜却缓慢而浑厚的声音赞美,“这是什么?”


“料理。”雷抱着胸。


面前的小号铁锅炖煮着巨人的食材。艾玛正用着最小的汤匙为每个在场者分食。尽管只有一小口,巨人们也纷纷献上了绝顶美味的夸赞。


“料理是雷的天赋啊。”艾玛在旁边补充,“我和我的家人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做到的呢。”


“啊,他什么都会哦,总而言之,就是‘万能先生’吧。”


这是家人在多年的相处后给雷起的别称。


“你们为我们带来了福祉,我将向国王引见你们。”引他们进入村庄的巨人回应以沉吟。


“跟我来吧,客人们。”


“等下,为什么要这么礼遇我们?”


巨人缓缓回头。


“国王先生会告诉你们的。”


雷和艾玛侧目相视,确认了彼此的想法后,互相坚定地点了下头,跟随巨人而去。


*****

“欢迎远道而来的佳客——”


大门面向雷和艾玛缓缓敞开。华丽地毯延伸的尽头,镶满宝物的座椅上,坐着身着绣着猛禽纹饰长袍的巨大的人。


四周的人纷纷匍匐,向着地毯尽头单膝跪下。他们的高度,一下子降到与雷的视线平齐。


只听远近传来整齐而缓慢的浑厚回声:


“参见国王陛下。”


雷和艾玛呆呆地望着远处的身长至少五米的魁梧壮汉。


“都退下吧。”被称为“国王”的人如此命令其他的巨人。身边人的海拔再次升高,鱼贯走出了宫殿的大门。门被关上,大厅只剩下三人。


那被称为“国王”的人身体前倾,十指交叉撑起下巴,饶有几分期待地看着眼前那两个因为距离显得更矮小的青年。


“晚上好,旅人们。”


*****


这就是这里的国王吗。


“您的子民对我们的款待,我们将铭记于心。”雷上前一步,“整个国度对我们的盛情,救济我们于饥渴,我们也将找机会报答。”


“但是,能否请您先回答我们的一个问题呢?”


“请讲。”国王摊开手。


艾玛开口:


“为什么要这么礼遇我们?”


国王嘴角一勾。


“你们,曾经受过邪血大人的恩泽吧?”他这么问道。


雷和艾玛触电般一激灵。


“您知道穆希卡的事??!”


“啊,我知道。我当然知道。我们的国家,和她可是很有渊源的啊。”


又是一个激灵。


国度的由来,雷和艾玛是调查过的。世界一分为二之初,仍有留在鬼世界里的人类部族。其中一些部族留存了下来。但具体是如何做到的,没有任何资料能给出答案。


难道说……


“我来解答你们的疑惑。”国王开了口。“邪血大人为我们提供了得以留存的机会。”


“只是,我们只有一半的土地,能获得这样的庇佑。”


“村子中心的祭坛,便是这份庇佑的边缘。”


“曾经的祭坛,被用作祭祀祖先与天地,自从那以后,它便被用作纪念邪血大人的恩泽。”


“至于为什么我会知道你们受过邪血大人的恩泽,那是有一天,我的子民们在祭坛例行祭祀时,一个孩子突然陷入昏迷。醒来时,他告诉我们邪血大人的指示:


如果有一班由一个黑发男孩和橙发女孩率领的孩子的队伍来到这里,请务必好好对待他们。


从此这条启示传达给了所有子民。在他们遇到所有像启示中描述的那样的青年时,他们便会如对待你们这般礼遇。”


“但曾经遇到的都并不知道邪血大人的存在。”


“等一下,国王大人。”艾玛打断了国王的陈述,“您的意思是,你们曾经都是像我们这样的人类?”


“我们一直都是人类。”


“邪血大人对我们的恩泽,是将我们的半个国度隔离到另一个空间啊。”


另一个空间?!


太玄幻了……可是,眼见为实。


那就是说,各种物理参数的改变……


“原本的祭坛处保留了原来的世界进入这个空间的入口。但是,只有在举行祭祀的时候,沟通两个世界的门才会打开。”


“在我们举行祭祀时误闯进来的旅人有很多。看见外界的人,我们得以判断自身在这个空间里的变化。我们获得了一个独立的空间,但是这个空间,除了时间的流速和外界相同,其余的空间内物理性质,生物的大小、万物运行的快慢、各种各样的现象……都不甚稳定。尽管这是个世外的理想乡,看见我们离原来的自己越来越远,不免会很惆怅。”


原来如此。


是“六面墙壁”的阻隔庇护啊。


“你们的世界和这个世界的运行法则不同。”


“我们抛弃了半个国度,以求得保全。对原来被抛弃的那个世界,我们心怀愧疚。”


“正是因为如此,即使我们和原世界的人类越来越不同,和原世界的关系越来越小,我们也要尽我们的力量助你们的旅行一臂之力。即使没有邪血大人的启示。”


“如果在这个世界停留太久,你们也会受到不稳定因素的拉扯,变得不像原来的样子。因此,我必须尽快送你们出去。”


“你们也是穿过这扇门过来这个世界的。祭祀将持续到今晚12 点,现在还没有结束。趁现在,‘门’还开着,请快赶赴祭坛吧。”


巨人国王的御驾载着雷和艾玛趋往国度中心的祭坛。


又是这幅诡异的场景。


夜晚,此处灯火通明,而祭坛的另一边,沙漠沉寂在一片黑暗中,荒芜得悚然。


光明与黑暗的分界指示出一堵耸入云端高墙。


“那个就是‘门’。”国王站在他们身后说。


雷和艾玛穿过人流,走向那堵没有实体的高墙。


祭祀中的人们见到国王一行人,纷纷让开道路,缓缓匍匐在地。


“子民们,”国王转身向着身后的臣民,“让我们一起为邪血大人庇佑的旅人送行!”


欢呼声四起。


艾玛走上前。试图用手指触摸那面墙。什么都没有感觉到。手指穿过空气,一切都十分平常。


“快到12 点了。请快点回到原来的世界吧。”


艾玛深吸一口气,紧闭双眼,踏过了界限。雷紧随其后而出。


一片黑暗。


风声在耳边呼啸,沙漠中,另半个村庄的遗迹宣告着曾经的存在。


雷和艾玛回过头,一片寂静。无边的沙漠,无边的黑夜。


艾玛掏出怀中的表,时针刚好指向12 点。


评论
热度(15)

© A比的煤球 | Powered by LOFTER